奇闻

<p>让我告诉你两个伟人的会面</p><p>那是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</p><p>一座煤矿在西弗吉尼亚州的山区倒塌</p><p>拉里吉布森是个小男孩</p><p>他的家人自18世纪以来一直住在阿巴拉契亚山脉</p><p>拉里的父亲是一个强壮的男人,一个可以每天装载50吨煤的煤矿工人</p><p>现在他因腿骨折而失业</p><p>煤炭公司拒绝支付任何福利</p><p>这家人无法支付账单</p><p>他们的房子被没收了</p><p>他们卖掉了家具</p><p>这个家庭被迫在柳树下生活了好几个月</p><p>拉里看到他的父亲在哭,并想知道为什么世界会让这么强壮的男人哭泣</p><p>那是1964年</p><p>一只巨大的“金属鸟”在厄瓜多尔亚马逊森林的树冠上发出可怕的声音</p><p> Emergildo Criollo已经六岁了</p><p>他的人民,Cofan部落,已经在亚马逊河的丰富河流和森林中生活了数千年</p><p>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直升飞机</p><p> Emergildo从未见过白人</p><p>他吓坏了</p><p>他跑到森林的深处躲起来</p><p>德士古直升机降落</p><p>石油工人开始清理森林并引爆炸药以寻找石油</p><p> Emergildo看到了机器,想知道什么会摧毁这个星球</p><p>煤和石油</p><p>半个世纪过去了</p><p>在此期间,拉里目睹了阿巴拉契亚山脉,这是北美最古老,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山脉,被煤炭工业掠夺和摧毁</p><p>森林被推土机烧毁了</p><p>这个洞非常无聊,里面装满了炸药</p><p>山被夷为平地</p><p> 2000英里的河流和溪流被埋在瓦砾中,并被粘液污染</p><p>数以百计的无衬里露天矿坑充满了有毒废物,散落在原始范围内</p><p>肺部变黑了</p><p>煤矿工人在倒塌的矿井中丧生</p><p>成千上万的过早和可以避免的死亡</p><p> Emergildo目睹了他的亚马逊家园遭到同样的破坏</p><p>从1964年到1990年,德士古(现为雪佛龙)将厄瓜多尔东北部的原始雨林变为能源牺牲区</p><p>数百个装满原油,有毒钻井泥浆,工业溶剂,酸和重金属的无衬里露天垃圾分散在科法人的祖先地区,沉浸在河流和溪流中</p><p>在德士古在厄瓜多尔的业务期间,该公司故意将超过180亿加仑的有毒废水直接排放到水道中,并将大约1700万加仑的原油泄漏到生态系统中</p><p>现在,从原始雨林中繁衍生息的社区正在遭受公共卫生危机,包括一波癌症和出生缺陷</p><p>他们的狩猎场已经消失</p><p>他们的传统药物无法与石油相媲美</p><p>为什么世界会让这么强壮的男人哭泣</p><p>什么会毁灭地球</p><p>上周,毕业于煤炭行业并保护阿巴拉契亚的拉里吉布森首次离开美国</p><p>他前往厄瓜多尔亚马逊见证了石油污染的影响,并与社区领袖会面</p><p>几十年来,一直在努力迫使德士古(现为雪佛龙)清理其亚马逊灾难</p><p>我有机会见证了两位伟人的会面</p><p>这是Cofan-Dureno社区的黄昏</p><p>拉里坐在传统Cofan社区中心的一个树桩上</p><p> Emergildo说:......这条河日夜泛滥</p><p>白天和黑夜在森林里燃烧的火</p><p>有一天,我带了一个三岁的儿子在河里洗澡</p><p>他喝水了</p><p>我带他回家,他吐了血</p><p>他不会停止吐血</p><p>第二天他去世了</p><p>拉里深吸一口气</p><p>他闭上了眼睛</p><p>我听到他低语,“为了什么</p><p>爱钱</p><p>利润!”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水,泪水从他聪明的脸上流下来</p><p> ~~为了支持阿巴拉契亚山区社区,请访问:山地卫士:www.MountainKeeper.org煤河山景:www.crmw.net气候零:www.ClimateGroundZero.net热带雨林行动网络:www.Ran .org为了支持厄瓜多尔社区,请访问:亚马逊观察对厄瓜多尔运动的清理:www.ChevronToxico.com雨林行动网络转型雪佛龙运动:www.ChangeChevron.org亚马逊防务联盟: